欢迎您访问中国配资界网

操盘策略

定向降准扩围稳健货币不变 专家预测释放资金3000亿
发布时间:2014-06-03 浏览:

  端午节前夕,“定向降准”扩围的消息令金融市场充满了躁动,货币政策会否“由点到面”全面宽松引发广泛争议。

  5月30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落实和加大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会议明确,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宗良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本次“定向降准”范围加入小微企业,针对性强,加上4月县域机构“定向降准”释放的资金,预计释放资金规模会达3000亿元。

  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存在,“定向降准”会否演变为全面降准引发市场广泛争议,不少机构纷纷喊话央行[微博]全面宽松。但接受本报采访的经济学家普遍认为,全面降准仍需更多数据支撑。

  “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并不意味着稳健货币政策取向的改变。” 央行金融市场司司长纪志宏日前解释说,“央行会从整体上权衡考虑,将运用各种工具保持适度流动性,保持货币市场稳定运行。”

  专家预测释放资金3000亿

  5月30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保持货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加大“定向降准”措施力度,对发放“三农”、小微企业等符合结构调整需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的实体经济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银行业金融机构适当降低准备金率。扩大支持小微企业的再贷款和专项金融债规模。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纪志宏解释说:“‘定向降准’属于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正向激励举措,与‘全面降准’相比,它更具有针对性,有利于将金融资源更好地投放到‘三农’、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

  “本次国务院会议的内容实际上是之前政策的延续。”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宏观经济研究主管温彬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原先是对县域的农村金融机构降准,这次“定向降准”的范围有所扩大。

  从2012年5月18日降准50个基点以来,央行再无全面调整利率和存准率政策。今年4月25日,央行下调了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同时,还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举被市场称为“定向降准”。

  当时央行宣布,从4月25日起下调县域农村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下调县域农村合作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此次调整后,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6%和14%的准备金率,其中一定比例存款投放当地考核达标的县域农商行、农合行分别执行15%和13%的准备金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对本报表示,因为国务院暂未确定本次“定向降准”的幅度,预计会针对不同机构情况进行区别性“定向降准”,下调区间预计在0.5~1个百分点。

  对于本次“定向降准”,宗良表示,“三农”和小微企业目前资金面比较紧,加大降准力度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有一定的资金量才会有效果,本次加入了小微企业,释放的资金应该要比上一次大。”

  据宗良估计,现在中国约有100万亿的存款,从全面降准的总量测算,如果降低0.5个百分点,释放的资金量约为5000亿。“现在‘定向降准’幅度没定,但是针对性强,可以降低的幅度会大一些。”宗良认为,本次“定向降准”加入了小微企业,释放资金预计会超过1000亿,加上4月县域“定向降准”,综合效果看,几乎可以达到3000亿资金量的释放。

  全面降准可能性不大

  由于连月来经济数据不佳,放松货币支持增长的呼声再起,多家机构甚至呼吁央行全面降准,但反对者亦大有人在。

  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表示,尽管经济增长不断放缓,通货紧缩的风险不断上升,中国企业所面临的融资成本仍然一直处于高位。因此,相对经济基本面而言,中国的货币政策可能已经过于紧缩。

  光大证券的一份分析报告则称,“定向降准”或演变为隐性全面降准。降准对象从之前的县域银行扩大至整个银行业,并且政策支持对象从“三农”和小微企业扩展到了其他领域,这个提法给了降准相当大的灵活度。如果央行不能利用这次机会明显放松实体经济的融资约束,接下来必然会促使国务院出台显性的全面降准。

  但官方近期的表态仍在强调宏观调控的定力。

  央行行长周小川上月在清华五道口全球金融论坛上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宏观调控要有定力,不会采取所谓大规模刺激政策。

  就在不久前,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央行原副行长吴晓灵也曾对包括本报在内的少数几家媒体表示,存款准备金率已经成为对冲高额外汇占款的工具,存准率的调整会引起较大震动;而我国外汇占款数额巨大,降准吐出的头寸会对市场产生较大冲击,所以央行不会轻易全面调整存款准备金率。

  另一方面,民生证券、海通证券、安信证券等机构也认为,所谓政策微调,并不意味着启用全面降准工具。

  “强调‘定向降准’则意味着‘全面降准’的可能性有所下降。‘定向降准’与再贷款都属于调结构范畴,有利于让银行的信贷投放更具针对性。”国信证券宏观分析师钟正生说。

  宗良对本报表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全面降准可能性不大。一方面央行有一定的犹豫,业界也担心总体降准可能带来一定副作用。目前来说,“定向降准”可以起到调结构的作用,哪一块是短板就调整哪里。

 

  业内普遍认为,关于未来“定向降准”的具体措施会在6月出台。中国民生银行金融市场部研究中心总经理兼首席分析师李志强对本报表示,6月会出台相关政策,可以预计“定向降准”不太可能针对大银行,甚至也不会针对全国性的股份制银行,可能会针对一些政策性的银行。

  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宏观分析师李慧勇就当前金融形势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当前金融和经济的背离突出显现在两个方面:首先是金融市场价格利率走低,一般贷款价格没有有效降低;第二,总量资金并不紧张,但部分领域融资难问题一直有待解决。这两个问题,通过全面降准“大水漫灌”的方法并不一定能有效解决,所以才采取了更有针对性的“定向降准”。

  李慧勇认为,全面降准短期内难以看到。因为全面降准是宏观政策的大方针,只有目前经济政策作用无效或作用小,才有可能进行全面降准。因为货币政策效果一般有3个月滞后期,3个月之后,可以观察三季度经济数据。


客服电话:18701312295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西三环莲花桥 | 网站客服加链接 815549656

© 2012-2013 peizijie.com 中国配资界网 关键词:期货配资 股票配资 股指期货配资 北京配资 配资公司 网站 地图

分享到: